welcome to here!

我用所有报答爱:嗯~~~继续哦

本帖最后由 茕岚 于 2011-4-4 13:31 编辑 早上被素叫醒,睡得太晚了,起来头很痛,宿舍只剩下素,本来不打算去上课了,想想还是坚持吧,不至于因为这点打击就起不来,挺丢脸的。    看到我桌上有一封信,信封上没有任何字,我抽出信纸,是琴写的。    信很简单,首先是抱歉,告诉我昨晚她是喝多了点酒才会那样,接着讲述她对林的爱恋,林的诸多优点,并且对比了我的无所谓的态度,最后是声泪俱下地乞求我把林让给她,大脑转速不够,真的看了好半天才把这封简单的信看明白。    面无表情地去刷牙洗脸,回来面无表情地吃着素给我买好的早餐,素一言不发地看着我,等待我吃完早餐,然后陪着木然的我向楼下走去。    林可能一早就站在了大门口等着,看到我一脸的憔悴,应该多少是有点心痛了,跑到我身边问我还生气吗?叫我原谅他处理问题的方法。    我说:“我已经不生气了,以后也不会了,我们结束了。”    林愕然,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决绝,他急于辩白自己与琴没什么的。    我说:“不要再解释了,我对你没感觉。”    我拉着素迅速地离开了现场,不敢回头再看林一眼。    我想我还是喜欢他的,但是我们都有着该死的骄傲和所谓的自尊,我不愿意和一个住在我上铺的姐妹争夺男孩,他也不愿意再次向一个不尊重他的女孩低头,我们就这样错过了,谁也没有再回头。    说来奇怪,同在一个校园,居然之后的三年再也没有见到他了,他也没有再跟琴有任何来往,据说琴去找过他一次,回来以后在宿舍里发了一晚上的酒疯,那天是周末,我和素去了舅舅家,没能见到。    多年以后,素在广州的某个天桥上看到了他和他的太太,他太太明显有了几个月的身孕,素说看上去蛮幸福的样子,我只是“哦”了一声,没再作任何反应。      最新卷 第6节     日期:2007-7-19 12:46:48    (十七)    跟林分开后的那段日子,我多少有点失落感,素只要有时间就抽出来陪我,两个人开始形影不离。人和人相处久了,自然会互相依赖,说话也越来越有默契了。当我们发现经常会说出同样的一句话时,只是相视一笑,我们还不知道彼此之间早已心生爱意了。    放寒假前的一个夜晚,那天天气异常的冷,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时听到素的床上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这么晚还没睡?素这几天有点感冒,我怕她不适,低声叫了她一句,听到她“嗯”地答应了一声。    我撩起她的床帘,问她:“怎么了?”    她轻声告诉我说:“好冷,怎么睡都睡不热。”    我说:“你应该睡前拿热水泡泡脚。”    “已经照做了,没有用。”    我伸手进被子摸了一下她的脚,果然简直如同冰块,这个样子肯定是睡不着的,我叫她去我床上跟我一起睡,她不愿意,我犹豫了一下帮她掖紧被子,回到了自己床上。    其实我说出那句跟我一起睡的话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我讨厌跟别人睡在一起。    我是独生女,小时候除了母亲很少跟其他人睡在一张床上,家里过年的时候偶尔来一两个亲戚,不得不挤在一起的时候,那简直是受罪,我会一个晚上睡不着觉。    上初中以后,连母亲也很少让她跟我睡了,觉得极其得不习惯,现在也是如此。    所以那一刻,我说出的那句话纯粹是出于对素的关心,还没想过后果。    躺在床上,听到素那边依然是翻来覆去的好像没有入睡,我内心在挣扎,到底要不要过去,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受冻,但是又害怕自己睡不着反而吵醒她 听到隔壁床的声音渐渐小了,估计素太累了或者是吃了感冒药已经睡着了,我还是不放心,偷偷起身走到她床边,把手伸进被子里,天哪,脚还是像冰块一样的冷,这个样子感冒会越来越严重呢。我考虑了好几分钟,最终作了一个决定,也就是这个决定让我日后成了彻头彻尾的同性恋。    我蹑手蹑脚地掀开了素脚这头的被子的一角,慢慢地贴着边边睡了下去,为了不惊醒素,我动作极小,每个动作都分解成了若干个小细节,如同动画片一般,一笔一划地上演。    我先把素的脚用手轻轻地捂在了怀里,那刺骨一样的冷立马穿透了我的胸膛,我身上的温度如同遇到吸星大法一般,一点一点从我身上退却。    因为不想她被吵醒,我的整个身子除了上半身其他的部分都停留在被子之外,室内的温度也不停地在和我做着能量交换,我的不习惯在这时显得微不足道,仅仅是这温度的流失就足以让我无法入睡了。    素轻轻地动了一下身子,我屏住了呼吸,整个身体僵在那里,还好她没醒,为了不再弄出动静,我就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直到天色渐渐发白,素的脚也温暖了起来,我才慢慢地把身子挪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此时已觉得全身麻木,不知是冻的还是姿势保持太久压麻了,有些部位针刺一样地疼!    日期:2007-7-19 13:00:54    (十八)    早上刺眼的阳光照进了宿舍,我还没有起床欲望,实在是腰酸背疼加上严重睡眠不足兼且有少许感冒症状。    宿舍里面悄无声息,想起今天是周末,可爱的舍友们肯定都出去约会去了。    有人撩开了我的床帘,素一脸温柔地看着我:“起床了,小懒猪!”    我睡眼惺忪地说:“今天周末哦,大姐,让我再睡五分钟,就五分钟。”说完就用被子蒙住了头。    被子被素轻轻地拉开了。    “没睡好是不是?”    “嗯。”我鼻子塞塞的。    “是不是感冒了呀?”素紧张地伸手摸我的额头。    “应该没有吧,睡得挺暖和的。”我吸了吸鼻子说。    “还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吧。”    我睁大眼睛看着素,我以为她昨晚完全不知情。    “其实我知道的。”素低着头说,“只是我自己也不好意思让你那样帮我捂脚,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说,所以也就不敢乱动,怕你知道我没睡着。后来脚渐渐暖和了,我就真的睡着了,谢谢你。”    听她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反倒是我了,好心反而差点害别人没睡着。    “那你也没睡好咯,要不再睡会?”我好像是赔礼似地说。    “好啊。”她答应地很爽快。    说话间她已经钻进了我的被子。    可能是昨晚打过预防针了,今天居然一点也没觉得别扭。    两个人并排平躺在床上,其实经她这么一折腾,我的睡意已全无了,开始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来。    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初中时的那些趣事,想起自己以前的幼稚和无知都不忍大笑起来,接着就几乎把班上比较搞笑的事和人都拿出来说了一个遍。    在冬日的阳光里,两个脸上洋溢着青春和笑意的女孩被回忆逗得不亦乐乎,也是第一次这么地接近。    宿舍的床很窄,刚开始大家还尽量保持着距离,以免挤到对方,说到兴奋处时,身体不免有了接触,隔着睡衣,我有种很舒服很异样的感觉。    我们不经意间说到了初中时那次下雨的事情,我很想知道她当时是不是很生我的气,素有点恼的样子说:“当然了,挺伤人的。” “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那时候害怕别人对我太好。”我低声说。    “嗯,可是那次真的很伤我自尊心,我把你当作自己最好的朋友,才会那样对你的呀,为什么你都不能接受?”    “反正自己也说不清楚了,只是没想到会伤害到你,因为你第二天好像没事了一样。”    “没事才怪呢,晚上一个人在家哭得好伤心的,第一次想对一个人好就这样。”    侧脸看着素回忆起往事的伤感,楚楚动人,我的心有一种被揪住的感觉。    阳光下的她有一种朦胧的美,我内心一阵冲动,凑过去吻在了她的唇上。    日期:2007-7-20 19:53:24    (十九)    吻下去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触电的感觉,素可能是被我的行为吓到了,身子也微微震了一下。    大概只有两秒钟的接触,素的唇软软的,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我也被自己的举动搞懵了,所以抢占了高地又迅速地撤离了。    四目相对,我不知道素会对我说什么做什么,很是紧张,心里在怪自己的太冲动。    眼神交错的时候我看到她眼里没有责怪,有的应该是一种叫爱或者幸福的东西,柔柔地,仿佛要把我彻底融化。    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敢把事情想得如此完美,生怕是自己会错意。    “不好意思,刚才…………”我支吾地想解释。    “没事,没关系的。”素伸出手指头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你呀。”    “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突然一下子…………”我还是没法说下去,毕竟这个行径不是谁都能理解或原谅的。    “都说了没事了,就是感觉怪怪的。”素还是微笑着说。    “会觉得怪吗?”我想说我觉得挺好的,话到嘴边咽下去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跟我想的不一样。”素声音低低地说,好害羞的样子。    看着她,我难以抑制心中的冲动,挣扎犹豫了几秒,我仿佛被魔鬼附了身,再次发动进攻。    这一次我实实在在地吻了下去,不会接吻的我们都被紧张控制着,慌乱地在探索接吻的方式。    刚开始素似乎有一点点抗拒,很快就被我的激情感染了,闭上眼睛配合着。    我认真地吻着她的唇,感受它的温润,觉得那就是散发着芬芳的甘露,有着取之不尽的甘甜汁液。    可能接吻是我的本能,无师自通。    我不再满足只停留在唇上,我试探着用舌头去侵犯她的身体,素牙关紧咬。    我锲而不舍地想打开缺口,可是素却不肯配合。    我们一攻一守地缠绵着,身体也开始纠结。    就在我不愿意离开温柔乡的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宿舍里的两个女孩不合时宜的回来了,开门声夹杂着打闹声。    突如其来的变故,我下意识地放开了素,为了掩饰慌张,我还大笑了几声。    “你们还在睡觉呀?真够懒得!”其中一个问到。    “没有了,我们躺在床上聊天呢,呵呵…………”全身燥热的我连忙解释,并且主动拉开床帘,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态。    “这么好的天气也不出去约会,你们真是的!” “是啊,一会就出去”。素说。    说话间素已经下床走到了自己的床边。    “我去上厕所咯。”我实在不擅长说谎,心里扑腾着,找个借口躲一下。    可是我没想到,等我回来,素已经不见了。      最新卷 第7节     日期:2007-7-21 11:22:47    (二十)    开始以为素也只是去了厕所,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没见她回来,我慌了。    换好衣服,出了宿舍,站在楼下,心里开始胡思乱想。    她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不能接受我那么对她?那她为什么刚才没反应,现在又要跑掉呢?    心里真的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做这样的事,我真的事前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她就此不再和我做朋友怎么办?如果她告诉别人我这样对她,说我是个同性恋或者是变态怎么办?天哪天哪,这些我之前怎么都没想到呢,太冲动了!    我一边自责一边开始计划去那里找到她,又该如何跟她解释。    我们的校园很大,可以找寻的教室不下百个,还有图书馆和地下阅览室,感觉找得到的希望好渺茫,但是脚步还是匆忙地开始奔走。    一栋一栋教学楼开始从一楼往上搜寻,一级一级楼梯的跨越。我的眼睛在每一个教室快速地扫描,心里无数次地期盼就是这里了,一定能看到她,可是失望叠着失望,在整个校园内弥漫。    在全部的教室找了一遍后,我想我看上去有点像个疯妇了,脑袋里充斥着各种猜测各种可能,心里是焦急和绝望,拖着过度无氧呼吸后酸痛而疲惫的双腿,脸上挂着不经意留下的泪,你到底在哪里?我在心里千万次地呐喊!    突然,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她会不会已经回了宿舍,一路幻想着,觉得下一个画面就是她微笑着坐在那里。    可是当我跑回宿舍上了五楼打开宿舍门的时候只看到满屋子的失望,眼泪也是奔涌而下。    我扑倒在自己床上,满腹的伤心和委屈,不理解她的不辞而别,下面我该做什么?再寻找再失望?    我拿出纸笔,想给素留个纸条,叫她回来后哪也别去,就在这等我,我有话要跟她说。    可是一下笔,我就再也管不住自己,把我对她的愧疚和歉意,我之所以会吻她的冲动,祈求她原谅的那份诚意,以及之前的误会,今天消除彼此之间误会的喜悦都统统地说了出来。写到动情之处,眼泪模糊了字迹,浸透了纸张。    如果说一开始我吻她只是源于喜欢,在落笔写完这封信的时候,我知道我害怕失去她的痛心和绝望,我想这就是----爱!    一口气写完的时候,发现居然写了九页纸,严格地说这本来应该是留条的东西已经俨然变成了一封声情并茂的情书。    我把它放在素的枕边,可是担心别人看见,如果夹在哪里又害怕她回来看不见,最后找到了上次琴给我写信时用的那个信封,信封上写了〈亲启〉两个字,放在她床上醒目的位置。    把自己重新梳洗一番,我又开始了茫茫征程。    依然是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寻找,找到华灯初上,找到我忘记了自己一天没吃东西,找得部分教室都到了熄灯时分。其实眼睛早已看花了,我想她就算坐在里面,我也未必能看得见了,我只希望她能看见我,会有个声音突然叫住我,会在某个楼道或路上偶遇,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中途我还回了两次宿舍,都是满载希望而去失望而归。    等到宿舍大门快要关闭前的几分钟,我疲惫不堪地回了宿舍。    万万没想到的是,素已经睡下了

  • 相关tag: 朗朗1027记录